www.48885.com

什么叫百度依赖症

时间:2019-08-27 20:5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作业不会做上百度,肚子痛找百度,婚姻问题问百度,大便拉不出来找百度,孩子生不出来也找百度,百度是万能通,百度是万人迷,不依赖百度依赖谁呢?哇哈哈! 就是当遇到不懂问...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作业不会做上百度,肚子痛找百度,婚姻问题问百度,大便拉不出来找百度,孩子生不出来也找百度,百度是万能通,百度是万人迷,不依赖百度依赖谁呢?哇哈哈!

  就是当遇到不懂问题时首先会用百度查一下,我感觉没什么不好,网络是一个时间性强的知识库。

  “百度一下”成为现代人的一种习惯,万事靠百度,对于网上的信息盲目的相信,从而患上了“百度依赖症”,对于很多中小企业来说,同样如此。

  发达的信息技术让获取资料变得轻而易举,以前需要查阅大量资料,开展大量调研,才能完成的工作,现在只需轻轻一搜,就有大量现成的资料可供你自由选择,这往往让人在充分享受网络带来的便捷时,逐渐丧失了积累知识的能力和深入思考的能力。

  部分搜索达人宣称已经逐渐达到了“三不境界”:不记忆任何资料、不思考任何问题、不撰写材料报告。当思考开始依赖搜索,便是思考终结的开始。

  “搜索依赖症”并非真的是一种“病症”(symptom),而是一种凡事依赖上网搜索的习惯。如果将“搜索依赖”直译为“searching dependence”,则体现不出该“搜索”的网络性特征。因此,可将该词翻译成“Internet-searching dependence”。当人们面对自己不了解的问题,首先想到的是去搜索,如果搜索不到,那就在网上进行提问,再就是寄希望于有热心网友前来答疑。搜索依赖症的人群主要是“80后”的人群和职业白领。他们遵循的是“内事不决用百度,外事不决用谷歌”原则。

  展开全部联想有一句著名的广告语:“人类失去联想,世界将会怎样。”反正我用的并不是联想电脑,所以我可以承受失去联想的世界。但如果把“联想”换成“百度”,不知道其他人的世界将会变得怎样,至少我写稿子会变得麻烦很多:就是联想的这句广告语我也是从百度里搜索而来的。虽然我知道有这么一句广告语,但记得并不确切,我记忆中是“失去联想,世界将会变得怎样”。

  这恐怕也是现在不少人的通病。很多事情、很多知识多少都懂一点,用电影《赤壁》里诸葛亮的话说,就是什么都“略懂”一点。如果平时吹吹牛、聊聊天还无大碍,不仅没有大碍,还显得知识渊博、学富五车,天文地理、科学道理,信手拈来。但真要是写成文字,就暴露了真面目:只知道点皮毛,真要深入肌理骨骼就无能为力了。

  现代资讯爆炸性增长,在开阔了众人眼界的同时,也让人变得肤浅,浅尝辄止。陶渊明说自己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”,其实现代的人才是不求甚解。古人写诗做文讲究用典,一度还误入歧途,用的典越生僻知道的人越少才能显示自己的学问高。不过现代人还真没资格鄙视他们,别人用典好歹翻烂了自己的藏书,才能准确地知道典故出自什么书。现代人写文章倒不讲究用典了,但数据、事例之类的总要讲求翔实可信,凭空捏造出来的数据只会让文章失去说服力。不过不用怕,我们有网络,我们有百度。很多人遇到难题或者自己不知道的知识时,第一选择就是上网搜百度。

  任何典故,任何资料,古人需要在书山中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,而现代人只需要“网络一百度”,效率还比古人高不知道多少倍。古人从书山里找典故必须精确地记得典故出自哪本书,如果书厚的话,还要大致记得在哪一卷,甚至第几页,而现代人在百度上搜索东西,只需要记得几个关键词,比如“联想”“广告”一搜索,几千几万个答案就跳出来了,耗时可能只需要零点几秒。而且古代书籍不像现在这么便宜,有大量藏书的人毕竟是少数。“穷文富武”,那些穷哈哈的读书人当然没有随时翻找书籍的条件,他们就更悲催了,需要一遍遍翻看借来的书籍,做好笔记,作文《我的童年》使用小标题的形式600字,一个字一个字掰开了揉碎了吃进肚子里,刻在脑子里。现代人只需要几个关键词,古人却需要通篇背得滚瓜烂熟。

  用一个时髦点的比喻,古代读书人的脑袋就像一个大容量的硬盘,什么知识都往脑子里装,牢牢地刻在硬盘上,你要是只有100G的容量,都不好意思自称是读书人。现代人的大脑更像一个高性能的CPU,容量虽然只有十来个G甚至一两个G,但处理速度快,而且还可以随时连上容量高达几万几亿G的互联网,随时可以下载。有资源这么丰富的网络作为靠山,CPU当然不用慌,但万一哪一天网络偶尔崩溃了,CPU就傻眼了,还是几百G的硬盘来得可靠。

  古人的知识都是自己的,现代人的知识貌似很多,但其实都是网络的。所以,现在很多人都有了搜索引擎依赖症,在内地表现为“百度依赖症”,或许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人则表现为“谷歌依赖症”。

  “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,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,写文章不可一日无百度。”只不过,百度也不是一天建成的,它是集合了众多网友的集体智慧结晶。但“众多网友”终究不可能个个都是专家,他们也有很多知识缺陷,有的甚至出于恶搞的目的,故意将错误的、似是而非的知识上传到网络。上网找资料的“半瓶子醋”们也无从分辨真假,就以讹传讹,以至于谬误流传。这一点尤其让奉百度为圣典的人深恶痛绝。而且,百度毕竟只是一个追求利润的公司,只要出钱,它可以把钓鱼网站放在搜索结果的第一个,可以让山寨网站牢牢压制正版网站,可以屏蔽很多本该公开的消息、资料,许多迷信百度的人因此被钓了鱼,找到一些错误的资料。

  教科书上说,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能制造和利用工具。现代的人发明了越来越强大的工具,可过分强大的工具,却让人走向退化。百度让人们荒废了自己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,电脑打字让人们对很多字“面熟”,提笔时却不知道怎么写,还让传统的书法也逐渐沦落,如今还有多少人能写一手漂亮的汉字?或许只有自身的强大,才能摆脱强大的百度。但是要让自身强大实在太难,我写这篇文章时就用了好几次百度。现代的生活纸醉金迷、声色犬马,网络如此丰富多彩,哪里还有强大自身的时间?